結束了台北的特訓

我獨自搭上回家的火車

謝謝送我到車站的經絡師

謝謝幫我劃位的經絡師

讓我能順利回家

松山站車還很空

到了台北 一下子走道上多了很多站著的旅客

我想睡 但是我旁邊的二位小美女

聊著戀愛史

我把自己的鼻子嘴巴都遮起來

卻覺得快窒息

到了桃園車子一下子空出很多位置

我想 奇怪這麼多人到桃園呀

這時空空的走道上來了一位行動緩慢的乘客

我看著他的背影發現他的右腳纏著一大片的繃帶

他前後看了看 然後停了下來

是的 他沒位置坐

我看著他 想 我應該讓他坐

於是 我起身

用手點點他 他回頭

我用唇語告訴他 "給你坐"

他是一個很靦腆的男孩子 還在唸書吧 我猜

讓他坐下後 我眼神望著窗外

卻發現 他在看我

他對我點點頭 又說了一次謝謝

我擠出一個滿滿的笑容 對他搖搖頭

告訴你我不累 我是唬你的

所以 我的笑是用擠的 應該很嚇人 呵

我一直盯著他的腳

我有聽一位老師說過 患處不動

但可以處理相對應關節

他傷在腳踝 那我應該可以幫他放鬆手腕

我想至少他經絡會流動些

但是 火車上很多人

我又怕他覺得我騷擾他

或是 其他乘客 認為我很怪

所以 我一直壓住自己的想法沒開口

我想起 老師說的要有熱忱

但  這時候 我還是沒有足夠的勇氣

所以很烏龜的給自己一個理由

他是陌生人 我不能嚇著對方

我突然想到 至少我可以在心理祝福他

又想到 老師說 他用眼神都可以治療患者的頭痛

當然 我沒那樣厲害

但是 我看著他的腳

在心理對他說" 你可以很快就回覆正常的秩序

很快就能恢復原來的樣子"

我還在心裡想

等會他下車 我一定要說一句祝福他的話

我在心理從新組合排列那句話該怎麼說

最好不要說 康復 因為那表示他現在不健康

不要說有受傷的字眼

要說正向的 譬如 "你完好無缺"  這種

火車 一路上 咖拉咖拉的

我撐著 一下換左腳 一下換右腳

我呆滯的看著窗外

一再排列這句話

過了不知到多久

他突然問我

你到哪裡

我說 沒關係 你就坐

他說 喔 我是到新竹

我說 沒關係 你就坐

我問他 腳怎麼了

他說車禍

我說骨折嗎

他回答沒折 只是有小裂

要一個月才會好

我點點頭

我繼續站著 跟火車晃晃晃

突然 換他點點我

我的手還在摳臉 樣子應該很白痴

他說 他快到了 他站了起來

我對他說 " 祝福你一切平安 "

當然 這絕不是我剛剛組合的句子

只是 我就這樣說出口

他又對我點頭說謝謝

還沒廣播 奇怪 他卻離開車廂了

我望著位空空的位置

我知道 他有回頭再對我點點頭

但 我卻想著 怎麼他不多坐一下

還沒進站啊 或者 他怕自己走得慢 所以 先起來了

等車子停了 我望向窗外 著他的背影 在心裡又告訴他

你一定可以很快就會正常了

火車繼續走 我真的睡著了 

經絡師特訓的結束 上天給的美麗安排

或許 我應該更有勇氣 詢問他

" 我可以幫你放鬆 一下你的手部經絡嗎?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敦煌飛天 的頭像
敦煌飛天

敦煌飛天 經絡調養

敦煌飛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